印尼一金矿发生山体滑坡数十人被埋 已致6人死亡

中新网2月28日电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26日晚,印尼北苏拉威西省一座非法运营的金矿发生山体滑坡,印尼官员28日表示,事故已造成至少6人死亡,数十人仍被困在废墟下。

自26日晚间的事故发生以来,约19名矿工已被救出,救援人员一直在与一些仍被埋的矿工进行沟通,这给更多幸存者带来了希望。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印尼苏拉威西岛偏远地区的救援工作受到陡峭地形和不稳定土壤条件的阻碍。

2016年,一场泥石流吞没了苏门答腊占比省的一座非法金矿,造成11名矿工死亡。

女子私信网友“遗书”后服下60片安眠药 网友警方接力施救

女子私信网友“遗书”后服下60片安眠药,网友警方接力施救

处警民警赶到现场,陪伴开导小丽 本文图片均为警方执法记录仪截图

微博收到网友发来的轻生私信,马上报警求助。2月28日,武汉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接到报警后警方前往酒店,将女子送往医院。

2月27日22时39分,网友“兔爹哭晕在厕所”在微博上发帖称,收到一封网友“遗书”,对方私信表示自己有自杀倾向。“兔爹哭晕在厕所”表示,当时已无法联系上发私信的网友,只知道她是河南洛阳人,好像要去武汉。发出上述微博的同时,“兔爹哭晕在厕所”联系@平安洛阳 寻求帮助。

小丽被送上急救车

28日9时34分,@平安洛阳 发布通报称:昨晚23时许,“兔爹哭晕在厕所”等网友联系@平安洛阳 ,称一网友欲服药自杀。经@平安洛阳 与武汉警方共同努力,已成功找到该网友,并将其送医治疗。目前,该网友身体状况稳定,正在进一步治疗,请大家放心。

武汉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28日凌晨,该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了网友的报警电话,报警人说自己人在厦门,他的朋友是一名微博博主,人在日本,委托他拨打报警电话。

小丽接受治疗

据警方转述,报警人当时称,其博主朋友的一名粉丝发私信称要轻生,随后有网友私信博主说是这名女子的熟人,并转告了女子可能住在武汉市江岸区某酒店。

“女大学生的人身财产安全”是武汉平安校园建设的关注重点,武汉110指挥中心立即通知江岸公安分局,距离该酒店最近的武汉天地警务站民警处警。

武汉天地警务站处警民警朱云龙告诉澎湃新闻,28日凌晨0时11分他接到转警后,0时15分到达这家酒店,确认该名女子小丽(化名)住在这里。酒店工作人员表示,已经接到网友电话,并派保安到该房间查看,小丽称自己没有事。

为保证万无一失,朱云龙再次前往房间查看,小丽意识尚清醒,称自己吃了60片安眠药,床边的床头柜上确实有一个安眠药瓶,上面还散落着一些药片。朱云龙立即通知120,并陪伴、开导她,保持其情绪稳定,随后小丽被送往附近的武汉市第八医院。

朱云龙告诉澎湃新闻,他随后通知了小丽的父母,其父母听闻后立即赶往武汉。通过和小丽及其父母交谈得知,小丽23岁,几天前小丽到武汉来找朋友玩,但并没有找到这个朋友。女孩此前有抑郁症,也出现过轻生举动。

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实习生 高亮

国家医保局成立周年考:有没有管住“钱袋子”?

超级支付方—国家医疗保障局(下称国家医保局)成立之时,正是中国医疗行业处在焦虑的时刻。大家总是在问:医保还有钱吗?

这种担忧绝不是杞人忧天。清华大学医疗服务治理研究中心最新测算显示,如果不加以控制,中国医疗卫生总费用将由目前的4万亿元增长到2040年的273万亿。也就是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的医保基金老本将被“吃光”,医保基金的“总盘子”将会“穿底”。

收支压力下,国家医保要如何管控?钱到底要怎么花?谁来管这笔钱?

2018年初,国家医保局横空出世,接过“管好钱袋子”的任务。“把握全局”“源头治理”,是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形容国家医保局一年改革的关键词。在他看来,国家医保局的成立,结束了之前国家被动“管钱”的局面。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教授杨燕绥同样为国家医保局高调打Call:“国家医保局超越了政府派和市场派的老路。”

打击骗保—让医保长出牙齿

医保基金之所以有“穿底”风险,除了医保覆盖面向全民扩容外,违法违规套现医保基金现象脱不了干系。据杨燕绥介绍,中国只有45%左右的医保基金进入个人账户,还有大量医保基金被套取或过度医疗引发浪费。

骗保事件一直在上演。2018年11月14日晚,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曝光沈阳市两家定点医疗机构骗保行为。节目直指涉事两家医院名字。媒体的介入,使骗保行为关注度陡然升级。毫无疑问,国家医保局当即做出反应。

实际上,国家医保局成立之初,就在布局医保监管机制。2018年9月11日,国家医保局联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安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印发《关于开展打击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专项行动的通知》,要求在全国开展打击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专项行动。这是国家医保局组建以来第一个专项行动,也是医保制度建立以来第一次专门打击骗保行为的全国性专项行动。

从央视媒体的亮剑,到医保部门的强势回击,至少验证了国家对医保基金监管的一种立场:让医保监管制度长出牙齿。

2019年2月26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关于做好2019年医疗保障基金监管工作的通知》对外公布,瞄准医保违规“六大重灾区”,释放监管信号。健康界对此第一时间做出解读,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社保研究室主任陈秋霖随即转发至朋友圈,并评论道:唐僧肉被割疼了,也会反抗的。

至此,国家医保局正式向医保违规行为亮剑。

降药价—我不是药神,我是医保局

如果说,打击骗保行动,让国家医保局活跃在医疗界的朋友圈中。那么,一部电影的上映,则让国家医保局走进普通人视线。

2018年7月5日,《我不是药神》上映,引起广泛热议。“为了买药,房子没了,家人也拖垮了”,这句台词让无数人落泪。现实中,影片原型陆勇所服用的格列卫(通用名:甲磺酸伊马替尼),在中国内地每盒售价约为23000~25800元。高药价,让无数人发出“看病难、看病贵”的感慨。

影片上映不久,主演徐峥发布一条微博:让人落泪的不一定是悲剧,时代的进步是真实的……配图是国家在药品价格、大病治疗方面的新闻,包括国家医保局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

可以看到,在电影的影响下,国家医保局的一举一动已成为医疗界内外关注的焦点。

根据2019年2月19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全国医疗机构和药店按谈判价格采购17种国家谈判抗癌药总量约为184万粒(片/支),采购总金额5.62亿元,与谈判前价格相比节省费用9.18亿元,医保报销后费用负担降低超过75%。

曾经,“一粒药”拖垮一个家庭,如今,抗癌药进入医保,给更多家庭带来希望。

降药价,这还只是敲山震虎。当医疗行业仍在感叹国家医保局动作之快,一部电影带来如此大连锁反应时,胡静林又马不停蹄地奔向上海,着手另一件大事。

抓采购—医药界大型团购

2018年7月,胡静林赴上海调研,了解药品招标采购等情况。同年11月15日,《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于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

“4+7”带量采购无疑是国家医保局投向医药领域的一枚炸弹,让所有利益相关方都为之震动。简单来说,“4+7”带量采购可以理解为大型“团购”,国家医保局将北京、天津、上海等11个试点城市中所有公立医院60%~70%的采购量“打包”,以“团购”的方式向药品供应商购买明确数量的药品,以量换价,低价者中标。

也就是说,药企如果中选,就可以独享11个城市60%~70%的市场。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和原研药品才有资格入选。“带量采购一方面针对药价问题,一方面针对仿制药质量问题。”朱铭来告诉健康界,通过政府的引导,市场的选择,将不合规的仿制药淘汰,从本质上提高中国仿制药质量。

2019年2月26日,“4+7”带量采购中选结果公示,共有25个药品中选,中选价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超过90%。据测算,11个城市,25种中选药品采购费用下降到19亿元,节约59亿元。如果条件成熟,推广到全国,预计25种药品采购费用可降到60亿元,节约190亿元。

江苏豪森药业的昕维(通用名:甲磺酸伊马替尼)成为中选品种之一。它是我国格列卫的首仿药,2018年5月,昕维率先通过药物一致性评价。在带量采购中,昕维以623.82元/盒的价格中选。加上医保报销后,昕维的价格已经低于同类印度仿制药。

至少在这个品种上,《我不是药神》同款故事不会再重演。

控费—DRGs在路上

国家医保局不仅希望用钱买到更好的药,还希望买到更好的医疗服务。于是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被提上日程。

2018年6月,国家医保局自组建后首站调研即选择福建省三明市。值得注意的是,胡静林在调研三明时提到“推广福建医保改革模式”。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有关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的动作似乎停了下来。直到2018年12月20日,国家医保局终于出手,发布《关于申报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国家试点的通知》,决定从各省选择1~2个城市作为国家试点候选城市,开展DRGs付费试点工作。

改革之前,医保一直采取的是“后付制”,即患者先看病,医保根据患者花费总额将费用付给医疗机构。然而“后付制”无法控制医院费用,“大检查”“大处方”等不合理行为频出。

推行DRGs则将实报实销的后付款制改为依据病种的预付款拨款制度。DRGs将患者按照疾病严重程度、治疗方法复杂程度以及资源消耗的不同分成若干组,并固定支付价格。如果治疗实际费用超出支付标准,医院就要自行消化。由于医保支付限额,医院为获得利润只能主动降低成本。这也意味着,医生医疗行为将被规范。

“现在很多院长开始发愁,推行DRGs后如何保障医生收入没有太大变化。” 该内部人士说。

对于这一现象,国家医保局也有所考虑。2018年9月20日,国家医保局副局长李滔在中国医院大会上透露,将建立健全医疗服务价格动态调整机制。业内人士认为,国家医保局寄希望于通过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弥补控费后医院财务的缺口。

未来,这项工作将如何推进,健康界将持续关注。

医保就像一个围城,国家医保局要让该进城的进城(招标降价、合格仿制药、优质医疗服务……),该出城的出城(万能神药、骗保、大处方……)。“国家医保局的大目标在于完善顶层设计,建立医保综合治理机制,提高医保基金使用效率。”按照杨燕绥的分析,“控费”“降价”两路并进,将续演2019年医保改革大戏。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5G新媒体平台4K集成制作成功

央视新闻客户端2月28日消息,在全国两会即将开幕之际,中央广播电视总台5G新媒体平台28日成功实现4K超高清视频集成制作。遍布多地的16路4K超高清视频信号,通过5G网络实时回传至总台5G媒体应用实验室,并通过华为5G折叠手机实现4K节目投屏播出。这标志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5G新媒体平台,已经可以满足集成多路4K超高清信号和多类型节目制作形态的条件,具备了多点、多地,全流程、全功能4K超高清节目集成制作和发布能力,将在今年两会报道中投入使用。

中宣部常务副部长王晓晖(中)通过华为5G折叠手机进行4K节目投屏操作

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台长慎海雄致辞

发布仪式现场

白岩松主持现场活动

2018年年底,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华为公司,合作建设我国首个国家级5G新媒体平台;并通过联合建设5G媒体应用实验室,积极开展5G环境下的视频应用和产品创新,全力推动5G核心技术在4K超高清节目传输中的技术测试和应用验证。此前,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19年春晚期间,已经成功实现了深圳、长春分会场4K超高清电视信号通过5G网络实时回传。

5G,即第五代移动通讯技术,代表着移动通讯最新、最尖端的发展趋势,是当今世界科技发展与竞争的重要领域,其高速率、低时延、大容量的特点将为媒体行业实现新发展提供重大机遇。中国正在成为全球4K和5G两项热点前沿技术最大的应用市场,专家表示, 4K与5G技术的融合,将极大促进媒体行业创新节目形态、丰富分发手段和优化用户体验。根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工作方案,将以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为5G新媒体平台建设和业务生产赋能,形成“4K+5G+AI”的战略布局,打造自主可控、具有强大影响力的国家级新媒体新平台,努力成为国际一流新型主流媒体。

中宣部常务副部长王晓晖,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台长慎海雄,中央网信办、国家发改委、科技部、财政部、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等相关负责同志参加发布仪式。

(原题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5G新媒体平台4K集成制作成功》)

在清洁大脑时,并非所有的睡眠都是平等的

新的研究表明,睡眠深度如何影响我们的大脑有效洗去废物和有毒蛋白质的能力。由于随着年龄的增长,睡眠常常变得越来越轻,越来越多,这项研究强化并可能解释衰老,睡眠剥夺和阿尔茨海默病风险增加之间的联系。

“睡眠对大脑废物清除系统的功能至关重要,本研究表明,睡眠越深越好,”医学博士,医学博士,医学博士,罗切斯特大学医学院转化神经医学中心联合主任Maiken Nedergaard说。中心(URMC)和该研究的主要作者。“这些发现也增加了越来越明显的证据,即睡眠或睡眠剥夺的质量可以预测阿尔茨海默氏症和痴呆症的发病。”

该研究发表在“ 科学进展 ”杂志上,表明与深度非快速眼动睡眠相关的缓慢而稳定的大脑和心肺活动对于淋巴系统的功能是最佳的,这是大脑独特的去除废物的过程。这些发现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某些形式的麻醉会导致 认知障碍。

Nedergaard及其同事在2012年首次描述了以前未知的glymphatic系统。在此之前,科学家并未完全了解维持其自身封闭生态系统的大脑如何消除浪费。该研究揭示了一种管道系统,该系统背负着血管并通过脑组织泵送脑脊髓液(CSF)来冲走废物。随后的一项研究表明,该系统主要在我们睡觉时起作用。

由于大脑中β淀粉样蛋白和tau等毒性蛋白的积累与阿尔茨海默病有关,研究人员推测,由于睡眠中断导致的淋巴系统损伤可能是该疾病的驱动因素。这与临床观察结果相符,显示 与阿尔茨海默氏症风险增加之间存在关联。

在目前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对用六种不同麻醉方案麻醉的小鼠进行了实验。当动物处于麻醉状态时,研究人员追踪脑电活动,心血管活动以及CSF通过大脑的清洁流动。该研究小组观察到,氯胺酮和甲苯噻嗪(K / X)联合应用可以最大程度地复制大脑中缓慢而稳定的电活动,并降低与深度非快速眼动睡眠相关的心率。此外,施用K / X的小鼠脑中的 似乎对于淋巴系统的功能是最佳的。

“深度慢波睡眠期间神经活动的同步波,特别是从大脑前部向后方移动的射击模式,与我们对glymphatic系统中脑脊液流动的了解相吻合,”Lauren Hablitz博士说。 D.,Nedergaard实验室的博士后研究员和该研究的第一作者。“似乎神经元中的化学物质,即离子,驱动渗透过程,有助于将液体拉过脑组织。”

该研究提出了几个重要的临床问题。它进一步加强了睡眠,衰老和阿尔茨海默病之间的联系。众所周知,随着年龄的增长,一致地实现深度非快速眼动睡眠变得更加困难,并且该研究强调了深度睡眠对于淋巴系统的正常功能的重要性。该研究还表明,可以通过增强睡眠来控制淋巴系统,这一发现可能指向潜在的临床方法,例如睡眠疗法或其他提高睡眠质量的方法,适用于高危人群。

此外,由于研究中使用的几种化合物类似于临床环境中使用的麻醉剂,该研究还揭示了老年患者在手术后经常遇到的认知困难,并提出了可用于避免这种现象的药物种类。研究中暴露于不会引起 活动缓慢的麻醉剂的小鼠的淋巴活动减少。

“麻醉和手术后的认知障碍是一个主要问题,”丹麦哥本哈根大学转化神经医学中心的Tuomas Lilius医学博士说,他是该研究的合着者。“接受手术的老年患者中有相当一部分经历了术后谵妄时期或出院时出现新的或恶化的 。”